柏应理与沈福宗:被中国历史遗忘的万里旅人

发布时间:2020-07-17 | 作者: | 来源:http://www.48sblive.com/info_373206.html

柏应理与沈福宗:被中国历史遗忘的万里旅人

柏应理与沈福宗:被中国历史遗忘的万里旅人

  从中国广州到罗马梵蒂冈,飞行大圆航线需要9,164公里的路程。在没有飞机的十七世纪,这趟旅行可能会赔上性命。人们熟知徐光启与耶稣会教士利玛窦翻译《几何原本》的辉煌事蹟,却很少注意到五十年后,也就是1656年左右,有个学习拉丁文的汉人少年跟随着另一批耶稣会传教士前往欧洲,不仅晋见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英格兰王詹姆斯二世,在牛津大学编纂中国图书书目,还协助翻译了儒家的哲学思想。

  这个少年叫做沈福宗,不过你也可以称呼他为迈可,这是他的天主教名字。带着迈可踏上旅程的教士名为菲力普‧库普雷(Philippe Couplet),但你也可以叫他柏应理,这是他的中国名字。柏应理出生在梅赫伦,位于今日的比利时,但那时没有比利时这个国家。1640年,他加入天主教耶稣会。前辈卫匡国(Martino Martini)从中国回来,跟其他教士分享他到杭州、北京等地的历险,卫匡国不仅是个语言天才,精通史地与数学,也是个优秀的製图师,他回到欧洲之后把见闻与手绘图出版,立刻成为名人。卫匡国惊险刺激的故事让柏应理心生嚮往,也想一闯欧陆以外的神祕世界。1656年,他的机会来了。

柏应理与沈福宗:被中国历史遗忘的万里旅人

  由于南明永曆帝向罗马教廷发出求助讯息,教皇需要一些信使传递回覆讯息,于是柏应理跟其他教士一起出发前往中国。更精确点说,他是跟着同情南明的教士卜弥格(Michał Boym)的团队一起回中国的。卜弥格是波兰人,一个伟大的动植物学者,留下不少手稿。他与南明官员关係良好,因为私人情谊而奔走教廷,在南明早已没有胜算的状况之下,探求最后的一丝丝希望。他奉命带着教皇的讯息回到南明,这是一场艰辛的路程。

  跟利玛窦活跃的时期相比,柏应理他们遇上的是更混乱的情势,明朝接近完全覆灭,只剩下南明苟延残喘。清朝在北方逐渐站稳脚跟。整个「中国帝国」的情势对外国人而言不能不说是相当险峻。卜弥格一行人想透过澳门入境,但澳门已经被清军拿下。在绕道交趾的过程中,卜弥格不幸病逝。

柏应理与沈福宗:被中国历史遗忘的万里旅人

  这是柏应理第一次到中国,他相对年轻力壮,且没有卜弥格那样的人情压力。于是他成功地游历中国南方,传教、建教堂,执行一些教皇指派的小型任务。他在中国待了二十多年,直到1681年方才动身回罗马。除了有几年(1665-1670)遭到迫害,在广州沦为难民之外,柏应理都过着还不错的生活。他得到了徐光启孙女的支持,得以推展天主教。如今我们只知道这位如同祖父一般虔诚信仰天主教的女士嫁给了许姓人家,名叫「甘第达‧徐(Xu Gandida)」,这是她的受洗名字。但在对于传教士仍有疑心的清初时代,是甘第达女士无私的奉献,保护了耶稣会的诸多教士。

柏应理与沈福宗:被中国历史遗忘的万里旅人

  1680年,甘第达过世。柏应理失去了在中国最信任的伙伴,可能使其萌生暂时返乡之意。于是隔年,趁着「询问教皇是否能用中文咏唱礼拜(liturgy)」这项不大不小的任务产生,搭上了回欧洲的船。但这次他也不是一个人回去,有个汉人年轻信徒跟着上了船,就是前面讲的迈可──沈福宗。

  在异国打拼多年的传教士回来了,免不了受到欧洲亲天主教贵族的接见与款待。回到罗马把任务解完之后,柏应理在个人全欧巡迴演唱会的路上,顺道就把迈可介绍给欧洲王室,由于迈可相当博学,也懂拉丁文,再加上是罕见的外国人,因此在欧洲颇受照顾。他受到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接见,教国王怎幺写汉字用筷子;还见了英格兰王詹姆斯二世,迈可在英国遇见了当时最有名的东方学学者托马斯‧海德(Thomas Hyde),两人很合得来,于是得以进入海德任教的牛津大学图书馆进行中文图书编目。在旅欧的过程中,迈可把《大学》、《中庸》等中国思想翻译成拉丁文,这些着作收藏于梵蒂冈图书馆。柏应理也没有闲着,除了继续教士的工作之外,他个人非常着迷于孔子,所以跟其他教士一同编写了介绍儒家思想的书籍,这是创时代的译介之举。

柏应理与沈福宗:被中国历史遗忘的万里旅人

  从某方面来说,迈可的欧洲奇幻旅程,完全没有输给利玛窦或者南怀仁在中国的奇幻旅程。但遗憾的是,关于迈可与柏应理的这段历史,在中国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关注。处于朝代交错的尴尬间隙中,又无助于建立国族主义的自尊心,他们俩人似乎就这样被史书给忘记了。

  1688年,迈可离开英国前往葡萄牙,在那里他终于正式成为耶稣会的一员。1691年,他在返回中国的路上罹患急病殒命,那时船才航行过莫三比克,迈可约莫三十多岁。当柏应理最后一次得到教廷指示动身前往中国时,已经七十多岁了,他还是像当初第一次奉命出航一样,满怀热情。然而经过阿拉伯海时,一场风暴打落了沈重的箱子,重击到柏应理的头部。这位年事已高的老教士,就这样伤重过世了。那是1693年,事故隔天,船抵达了印度的果阿。

参考来源&图片出处:

wikimedia、National Museum of Australia、Historisches Instit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