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如果人生值得活,那只是为了注视美

发布时间:2020-07-17 | 作者: | 来源:http://www.48sblive.com/info_373207.html

柏拉图:如果人生值得活,那只是为了注视美

柏拉图:如果人生值得活,那只是为了注视美

这两个问题有何差别?「『美』本身是什幺?」以英语表示就是「 what is beauty in itself ?」;而「『美』表现在什幺东西上?」以英语表示则为「what is the beautiful ?」(美的人事物为何)。这两个问句的关键在于两个名词的对比:beauty 和「the beautiful」。前者是一个抽象名词,表示性质;而后者(定冠词+名词),在印欧语系中则表示是一个集合名词[1];前者可以译为「美」(或「美本身」),而后者可以通译为「美者」,泛指所有表现美的人事物。

回到〈大希庇阿斯〉来看。当苏格拉底问「美(本身)是什幺?」之时,他是要希庇阿斯回答:当我们说某人很美、某物很美、某事很美之时,这「美」是什幺意思?某人、某物、某事有什幺共通之处,符合什幺标準,使得我们可以说他们(它们)是「美」的?但希庇阿斯却不明白苏格拉底的意思,他不懂苏格拉底要问的是「美本身是什幺?」,反而回答「『美』表现在什幺东西上?」,一再地举出「美」的事物的例子,因而没有回答到苏格拉底的问题。用句「逻辑」的话来说就是:苏格拉底问的是什幺是美的「内涵」,而希庇阿斯回答的则是美的「外延」。让我们以图 1 为例来说明。

图 1 唯一的大圆代表「美本身」(beauty in itself),而外围的许多小圆则代表「美者」(表现美的人事物);苏格拉底问的是那个大圆(「美」本身、「美」的定义)是什幺,而希庇阿斯(「美」本身、「美」的定义)是什幺?因而始终没有回答到苏格拉底的问题[2]。

如果人生值得活,那只是为了注视美。──柏拉图

注释

[1]参见W. Tatarkiewicz着,刘文潭译,《西洋美学六大理念史》,台北:联经,1989,页141-142。这种区别在印欧语系中并不少见,以英文「rich」为例,抽象名词「richness」指的是「富有」的性质,可以译为「丰富性」、「富有性」等等,而「the rich」指的则是「富有的人」。在德语和法语中也有类似的用法:德文「Schönheit」、法文的「Beauté」,是抽象名词,指的是「美」的性质;而德文的「das Schöne」、法文的「le beau」,则是集合名词,指的是「美者」(美的人事物)。

[2]其实在对话录的下半段,希庇阿斯已无能力回答苏格拉底的问题了;为了让美学思考继续进行下去,苏格拉底开始自己提出答案,再批判自己提出的答案。